種花的郵差

四月 21, 2012 § 發表留言

有個小村莊𥚃有位中年郵差,他從剛滿二十歳便開始每天往返五十公哩的路程,日復一日將憂歡悲喜的故事,送到居民的家中。就這樣二十年一晃而過,人事物幾番變遷,唯獨從郵局到村莊的這條道路,從過去到現在,始終沒有一枝半葉。觸目所及,唯有飛揚的塵土罷了。

「這樣荒涼的路還要走多久呢?」

他一想到必須在這無花無樹充滿塵土的路上,踩著腳踏車度過他的人生時,心中總是有些遺憾。

有一天當他送完信準備回去時,剛好經過一間花店。

「對了,就是這個!」

他走進花店,買了一把野花的種子,並且從第二天開始,帶著這些種子撒在往來的路上。

就這樣,經過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他始終持續散播著野花種子。沒多久,那條已經來回走了二十年的荒涼道路,現在竟佈滿了許多紅、黃、各色的小花。夏天開夏天的花,秋天開秋天的花,四季盛開,永不停歇。

對村莊裡的人來說,種子和花香跟郵差送來的信件,同樣為大家帶來快樂和希望。而在佈滿花瓣的路上吹著口哨,踩著腳踏車的,亦不再是孤獨、愁苦的郵差了。

(摘自互聯網,作者不詳。)

神遊瑞士

二月 7, 2012 § 2 則迴響

有些地方,時常都會是你的旅遊候選目的地。那些地方其實很不錯,也恆常地佔據著你心中的一角,但總不是在心頭首位。每次有假期,這些候選總會被其他更誘人的地方取締了。我的名單裡有兩個這種候選地方,近的是吳哥窟,遠的是瑞士

我自小已知道瑞士糖和瑞士雞翅膀並非源自瑞士,也不認為我會有需要用上瑞士銀行的保密服務,故此小時候我對瑞士並沒有太深的印象,只知道那兒風景秀麗。對瑞士較有印象的,倒是小時候看過的電視動畫《飄零燕》,主角小凱迪 (Heidi) 就是在瑞士的阿爾卑斯山跟爺爺過了一段無拘無束的愉快時光。後來資訊發達,自己多了接觸和探索世界。我漸漸看到瑞士一些特別的地方,也慢慢燃燒起希望到瑞士走走的念頭。

Photo Source : azfotos.com


最叫我留意瑞士的是其中立國的獨特國際地位。這個在歐洲中央的小國,原來自 1815年以來從未捲入任何戰爭,包括兩次世界大戰。瑞士也擁有軍隊,但那不是用來參戰,而是致力擔當維持和平的工作。亦由於這個國際中立性,令許多國際組織都選址在瑞士設立總部或主要辦事處,例如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紅十字會、世界衞生組織、國際勞工組織等等。在米蘭昆特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中,當捷克布拉格仍是烽煙遍地之時,主角卻能逃往日內瓦享受自由而平靜的氣氛。

另一個能讓我們羨慕的,是瑞士擁有一個高度民主化的政治體制。無論是重大國事 (例如是否加入聯合國、是否加入歐盟等) 或是較重要的地方事務,瑞士人都可以透過公民投票來決定國家和政府的方向。無疑這有賴瑞士人民確有相關的學養和素質,但亦難得瑞士政府也有如此的量度。 

除了感受人民氣氛外,旅遊當然也得享用一下當地得天獨厚的硬件:到行山徑走走、乘登山火車欣賞阿爾卑斯山的景色、看看日內瓦與蘇黎世的城市景觀、參觀當代建築大師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建於其故鄉的作品。我還希望到有一個較冷門的景點 「歐洲核子研究組織」( 簡稱 CERN )去參觀。CERN 是在1991年發明互聯網 world wide web 的地方;CERN 有個直徑27公里的環型隧道 – 粒子同步加速器,是個用以硏究宇宙起源和反物質的物理實驗室;CERN 也是 Dan Brown 的暢銷小說《天使與魔鬼》中的兇案現場 ⋯ 希望我好快夢想成真親歷其境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星期的【周日名釆】寫我的題目「希望去卻又未去過的旅遊目的地」。其他網友的同題文章有:
Wordy – 天與地
Alex – 夢

穿紅衣的藍血人

二月 1, 2012 § 5 則迴響

我小時候最喜歡藍色,原因不詳,就是一看上去便喜歡了。印象中童年時代許多男孩也偏愛藍色,女孩則多愛紅或粉紅。從男孩子的心態去回想,難道喜歡藍色是因為看起來聽起來「藍」色都像是個「男」孩子的顔色?

隨著成長豐富了見識,不少男生漸漸轉投向其他顏色的懷抱,但直到今天,我仍是對藍色有一份鍾愛。若要用一種顔色形容自己,我一般也會選藍色:

藍色是海洋的顏色,平靜、溫柔,也有和平的感覺;
藍色看上去不耀眼,但在物理光譜裡藍色是個好高能量的顏色;
藍色是理性的,喜歡計劃,亦會自律的依據計劃向目標前進,即使有時需要整頓歩伐,但多是就大藍圖作調節,不習慣隨意或隨機;
藍色帶著沉鬱的性格,看得出埋藏著許多心事和秘密,但藍卻偏被造物者選中,成為天空的顏色,要將世界都包容。

'Blue' by Derek Jarman. Photo Source : Artificial Eye


我不喜歡深藍色,不喜歡它太陰沉太深不見底。我偏愛如像青花瓷中的鈷藍,典雅裡有內涵。我也喜歡如在實驗室裡銅離子的湖水藍色,愛其通透明亮,比傳統的藍色多了份清醒、少了點憂愁。

藍色是性格傾向,像體內流動著的血受遺傳基因的支配。然而,遺傳學也會教我們生命如何演繹,除了基因以外,同時亦受後天行為和環境的影響。即使是流著藍色的沉鬱血型,其實也不必要幽幽暗暗地過日子。你可以穿起紅色的衣裳、用螢光顏色的流動電話、吃黃色橙色叫人愉快的水果、投入綠色的環保運動、結交個浪漫神秘愛紫色會弄魔術的朋友或情人、學習 馬諦斯 Henri Matisse 以七彩繽紛的眼光去欣賞和展現生活…

夏季晴天有蔚藍色的天,若再加上白色的雲,藍調也許能變成希臘小國開朗輕鬆的氛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星期的【周日名釆】寫 Alex 的題目「顏色」。其他網友的同題文章有:
Wordy – 顏色
Alex – 色彩

回看超級星期天

一月 24, 2012 § 發表留言

回想起來,大除夕我多是在平淡中渡過:做好長假期前最後的衝刺,比平日早數小時下班,趕回老家吃個團年飯。團年後有興緻有同伴的話會到年宵市場走走,不然便回家看電影光碟或欣賞通宵重播的滄海遺珠電視劇,比平常日子還要訥悶。今年的年三十是個假日,反而在日間有些時間翻翻舊報章,讓自己能為近兩星期因工作忙碌而錯過了的一些新聞時事悪補一下,特別是一星期前的「雙英」競選。不是香港這兒的唐英年對梁振英,而是台灣那邊的馬英九對蔡英文。

職業病使然,除了看有關台灣總統競選的新聞和評論外,我也特別留意總統競選的宣傳和廣告。藍營和綠營都建立了宣傳工作室,也分別把宣傳片放上 YouTube 視頻網站。國民黨馬英九團隊叫「台灣加油讚」、民進黨蔡英文的則是 ‘Taiwan Next’。

跟世上很多地方的在野黨一樣,綠營宣傳說的是求變。《國家因你而偉大》鼓勵民眾參與和改變現時台灣不理想的狀況 (如貪污、住屋、動物權益、主權、反核等)、希望一起為未來建造更好的台灣。雖然不能再如陳水扁時代般高喊台獨,但蔡英文的也有提及台灣的本土意識與自我身份。更有趣的是《女人當家》,讚頌女性的優點,希望吸納台灣新一代女性的選票。



藍營有豐厚的資源,「台灣加油讚」為總統競選發動了一個「微電影」宣傳攻勢。以俊男美女和愛情故事包裝的《國旗女孩》描繪了年輕一代對台灣的感情、驕傲與認同;《愛情簽證篇》更是具體的突顯國民黨執政四年獲逾百國家免簽證待遇,讓台灣新一代走向世界。不理政治取向,單從故事性和製作因素看,個人最喜愛的是《愛情簽證篇》。另外,也不知是個人的錯覺、創作的取向還是技術的問題,總覺得綠營的宣傳片好暗淡,藍營的卻是份外明亮燦爛。



回看我們香港的「雙英」,梁振英有自我介紹的軟性宣傳片《家是香港》,唐英年則有競選歌曲 ‘We Are Tomorrow’,這些都可在 YouTube 找到。香港的合資格選民人數不及台灣,香港雙英宣傳片的點擊率當然也遠遠不如台灣。始終,政治領袖的選舉在香港還才剛起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星期的【周日名釆】寫 Wordy 的題目「關於大除夕的趣事」。其他網友的同題文章有:
Wordy – 守歲
Alex – 年宵

在地鐵放廣告的一些考慮

一月 15, 2012 § 1 則迴響

初認識的朋友聽到我是個廣告人時,一般都誤會我上班穿得很皓、對繪畫和藝術素有研究、甚至懂得拍攝廣告片和電影。也難怪,今天好多廣告作品都有出色的意念和製作水平,有如藝術品一樣惹人好感。這亦令好多人認為廣告人等同藝術家,甚至把廣告創作人寫成電影劇裡的主要角色。

一個成功的廣告在接觸到受眾或讀者後,能讓受眾留意、記住、產生好感,甚至立刻行動。然而,在這些之前,廣告公司還要做的,就是要想想如何把廣告準確地、有效地送到最多目標受衆眼前,並產生最好的效果。在此我想寫寫廣告專業裡較少人知道的一面:廣告媒介,就以在地鐵裡面放置廣告作為例子吧!

甚麼時候我們會考慮在地鐵放廣告呢?我們一般會先看看廣告商品的目標顧客與地鐵的乘客是否配合。例如若要放廣告促銷的是航空公司的頭等客位,其目標顧客是富豪和最高級的行政人員。由於他們一般都不會以地鐵作為代步工具,廣告顧問便寧可選擇英文或財經報章而不是地鐵列車或車站作為廣告媒體。(當然,機場快綫又另當別論。)

當選定了以地鐵作為廣告媒介後,廣告公司會依據廣告的訊息去選擇廣告發佈的位置和形式。例如若我們要為一個覆蓋全港的流動電信網絡作促銷,我們會在全線所有地鐵站都放廣告以擴大廣告的覆蓋面;若只是為銅鑼灣的新旗艦店開幕造勢,我們只把資源集中投放在銅鑼灣站也是合情合理。若廣告內容較複雜,要受衆花點時間閱讀的話,可考慮把廣告放在月台前或車廂裡,讓乘客和那廣告有數分鐘至十數分鐘的接觸;若品牌已廣為人知、廣告信息又簡單的話,把廣告放在車站走廊通道甚至電動樓梯旁邊也可以。

雖然以上的廣告企劃和考慮都頗理性,但其實在構想廣告媒體計劃時,我們也要求有創意的部分。資訊爆炸,當都市人每天都接觸無數信息時,只有具創意的、與別不同的廣告才能讓自己品牌的信息鶴立雞群,直接打進目標顧客的腦裡心裡。這些創意,有時是個誇張奪目的曝光、有時是用品牌信息把觀眾包圍;有的刺激乘客的五感(如聽覺和觸覺),有的利用有趣的意念和新科技(如 QR code、擴增實境 Augmented Reality)吸引人對廣告作出反應、吸引人與品牌發生互動。

除了以上的基本要點外,廣告公司的媒介人員也得顧及廣告會否對乘客造成不便 (如避免在主要通道造成圍觀的人群) 甚至危險(如堅持使用防烟防火的物料)、考慮成本效益和和工作流程,也要考慮地鐵廣告與其他媒體(如電視、印刷媒體、互聯網廣告等)的分工、配合和互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星期的【周日名釆】寫 Alex 的題目「地鐵」。其他網友的同題文章有:
Wordy – 地下鐵世界漫遊
Alex – 幾分鐘的約會

500 光年外的巧克力*

一月 9, 2012 § 1 則迴響

人在地球上發展文明
也發展不同的文化系統
遠古遺傳下來的可可種子
被精研成不同性格的巧克力
牛奶巧克力是溫馴的
黑巧克力總帶著苦澀
酒心巧克力狡黠卻情意醉人

地球人依各自口味選擇巧克力
亦愛依性格選相近的款式
如有歷練的會偏愛挑黑巧克力
純樸的多選形象健康的牛奶口味
這些偏好和取向最後却變成約束與規矩
讓地球人忘記了選擇與自主

來自神秘星體的一顆巧克力
穿越五百多光年的距離跟地球人遇上
它帶來陌生又不能言喻的衝激味覺
心跳加速舌頭打結
理性冷靜矜持都被打亂
也違背社會和文明孕育出的金科玉律

習慣陽光習慣規矩的地球人
終於戰戰兢兢下了決定
寧聽從直覺的聲音
選擇迎接和探索這神秘的挑戰

待續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星期的【周日名釆】寫 Wordy 的題目「巧克力」。其他網友的同題文章有:
Wordy – 巧克力
Alex – 誘惑

有關攝影的二三事 (三)

一月 5, 2012 § 1 則迴響

近日社交網站臉書 Facebook 新增了一個功能:時間線 (Timeline)。原本自己也不太喜歡這個新的介面,但它的「地圖」(Map) 卻能把以往上載到臉書不同相簿裡的照片加上地點連結,再一同於「地圖」上展示出來。我自己除了喜歡旅行和拍照外,亦頗喜歡閱讀地圖。能把以往旅遊的一些照片放到地圖上,看看自己在這地球表面留下的足跡,這個「地圖」功能讓我更有滿足的感覺。由於這個新功能,我生了從新把舊照片整理並加進自己的地圖的念頭。

在臉書出現前的時代,我會把自己的旅遊照片跟回憶一同放進當時流行的微軟分享空間 (Windows Live Spaces) 裡。自微軟停止了分享空間的服務後,我舊部落格的文字部分在 WordPress 重生和延續,但當年精心挑選的照片卻隨那部落格化為微軟公司的記憶體了。故此,我只得從舊電腦的硬盤尋回昔日的舊照片檔案。只是,要從電腦硬盤成千上萬的圖片檔案尋回最喜愛的照片,實在有如大海撈針,亦極為複雜。

人人說數碼年代資訊爆炸,我想爆炸已先在我身邊體現了(起碼已在相簿和電腦硬盤發生),因為數碼相機鼓勵了我們浪拍太多太多的照片:數量雖多,但有如走馬看花。有時我會發覺自己像是個腦退化症,在腦裡最鮮活的映像並不來自剛剛環遊世界時拍得的數碼照片。相反,最難忘的是來自小時候在影樓拍的家庭照、老爸年青時拍的生活照和我自己學生時代的「那些年」照片。數量不太多,卻最是動人。

善美影室。Photo source : CNN Go


記得在黑白電視時代老爸會用「菲林」底片的照相機拍照,把最好的照片貼在厚紙製、又大又重的精裝相冊裡。後來一小時彩色沖印服務盛行,他就以冲印店隨服務送贈的膠袋式小相簿存放照片。那時候興致一來,我們都可從家裡抽屜中拿來相簿翻閱,基至給親友展示和驕傲一下。今天老爸眼睛不好,不能再用舊照相機對焦拍照,故也跟隨市場方向用了自動對焦數碼相機。照片被放進了光碟或電腦裡面,我們反而少了分享和回味。

老爸在退休後多了出外旅遊和拍照的機會,故此我也剛買了個數碼相架給老爸。那相架體積不算大,記憶片容量亦一般,因此我希望爸爸會好好選擇最佳的照片才放進去。即使近年我鮮有機會跟爸爸合照、我對上鏡也不熱衷,但我希望,那些照片裡仍總會有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星期的【周日名釆】寫我的題目「相簿」。其他網友的同題文章有:
Alex – 相簿